duanggeng

懒…

都要加油吖

复读加油,镇魂女孩永不认输!!!

暂时再见啦~

明年车墩,必到。

二周年我来了٩(๑^o^๑)۶


我不知道该说啥,要是还有不知道的姐妹,啧糖养老咱先歇一歇,投个票吧,救救孩子😭
和第一差着一万五的赞,我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 ”在军营的一片笑闹声中,酒杯的碎裂声像是锦上添花,把热烈的气氛烘托到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嘿,索尔。”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子快步走进营帐,“告诉我不是你下令宰了要献给陛下的战利品来举办庆功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,”喝嗨了的索尔,端着一大杯酒往他面前一递,晃出大半杯差点泼到他脸上,“除了阿斯加德的‘雷神’,谁还有这个权利?来,史蒂夫,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史蒂夫又要张嘴说教,他连忙拍了拍他的肩:“行了行了,战争胜利的消息我刚才已经让人传回去了。现在可是庆祝的时间,让我们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醉不归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 酒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父亲去参加王宫里关于边战的会议……”女人攀在他身上,手指颇具暗示意味的从他的脸庞滑到胸膛打着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”男人握住她的手,带着笑意的绿眸注视着她,让她越发痴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yeah…”她呢喃着,眼神迷离,身子软的仿佛下一刻就要在他身上化开了似的,“他绝对会去看望那个小贱人,那个小贱人也绝对不会让他轻易离开。我们会有漫长而充足的夜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一定会非常愉快…”凑进他的脸庞,女人声音越发柔软像是含了蜜一般马上就要在上面落下一个吻,男人却偏头避开,问: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What?”女人被他突然的发问弄得懵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酒吧外面渐响的蹄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蹄声逐渐逼近,越来越大,在门口的时候又忽然远了去。看来只是路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能只是有人骑马经过吧。”女人完全没有心思分心,只想快些得到他的答复,“亲爱的,你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对,它有翅膀!”男人突然站了起来快步往外走,半点儿没有之前慵懒浪荡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酒吧位于镇口,一眼望去尽是荒漠。他只能远远地看到有一个黑点展开双翅逐渐飞了起来。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那是什么?”黑发男人张了张嘴,有些不甘心的喃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飞马。”一直坐在酒吧门口看书老板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它能飞?”黑发男人望向他,在阳光下那双眼睛像绿水晶一样泛着盈盈的光,像个稚童一样满是纯粹的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哪怕老板一直对这样的花花公子没什么好感,也忍不住放软语气:“对。作为军队紧急传讯时的坐骑,按照律法,在城镇之外它可以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也想…要一匹这样的马。”飞字都差点说出,他连忙改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种马数量很少,多少匹都是记录在册的不准买卖。只有军队和王城里的贵族有权饲养用来传信。”老板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王城?我正打算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板看他开心的神色,像是到了王城就能拥有一匹飞马似的,有些忍俊不禁:“刚刚过去的那个,马上系着红绸,应该是边战胜了。刚好我也要去王城一趟,不如结伴而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谢谢!”黑发绿眸的男人真诚道了谢,然后说自己还要回去准备,便定好了明天酒吧集合一起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的年轻人啊。”看着那个黑发男人笑的阳光灿烂,跟他告别然后走远。老板笑了笑,从躺椅上站起来,也不管还开着门的酒吧,径自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来等着黑发男人回来认错,却半天没等到人,女人气冲冲的跑出来,看着空无一人的酒馆门口,装了一礼拜的温柔得体终于破功:“托马斯!!!”


在别人的录屏里截到了自己,我也是经历过6.2事件的人呐[膨胀]

,,,

本来以为这两天就要入学,结果还得过两天。嗯……明天开个文头o(`ω´*)


在犹豫…

是个没什么毅力的人,虽然很想写篇文,但是怕自己坚持不下去,而且高三了…